北京赛车pk10 > 投注 >

当赛车、飞机和导弹遇上了足球巴黎城又一场浮

时间:2018-07-11 17:05

来源:未知作者:北京赛车pk10点击:

  曾几何时,足球俱乐部就是有钱人的消遣,在法国同样也是如此。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塔皮的马赛队曾经站在了欧洲足球的巅峰,而其他的大亨也对此不乏兴趣。正如《footballpink》作者马克-戈弗雷在本文里所介绍的,快速的汽车、快速的飞机和致命的武器等等指引着一位法国商界巨头进入了足球领域,他的梦想就是把一家小型俱乐部提升到足球这项运动的巅峰……

  作为一位有钱任性的亿万富翁,法国商人贝尔纳德-塔皮(Bernard Tapie)对体育运动非常感兴趣,他几乎打破了足坛所有的常规传统。在上个世纪90年代早期,他以买下了马赛俱乐部而闻名于世。在塔皮担任球队老板期间,不断突破的马赛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这其中就包括1993的欧冠冠军荣誉。

  登顶欧洲后不久,球队操纵比赛的丑闻被曝光,马赛队所获得一切很快就烟消云散:他们被剥夺了1992-93赛季的法甲冠军,并被处以降级和禁止在接下来的赛季参加欧冠。后来由于涉嫌贿赂和收买证人等问题,整个事件甚至演变到贝尔纳德-塔皮本人也锒铛入狱的地步。在此之前,塔皮还收购过境况不佳的运动服装巨头阿迪达斯,他同时也是环法自行车赛参赛车队La Vie Claire(生活光明)车队的主要赞助人。

  贝尔纳德-塔皮给法国足坛带来了长长的阴影,但他绝不是唯一一位对体育运动有兴趣的法国实业家。让-吕克-拉加迪尔(Jean-Luc Lagardère )差不多是法国最著名的企业家,他毕业于著名的法国高等电力学院(École Supérieure d’Électricité)。这位传奇人物的职业生涯开始于法国达索航空公司,这家公司是军用和民用喷气式飞机的制造商。后来,拉加迪尔又去了军工企业马特拉公司,这家公司是武器和导弹生产商(后来他在这里担任首席执行官)。2003年,75岁的拉加迪尔死于罕见的神经系统疾病。

  拉加迪尔坚定地奉行他的商业利益多样化策略,这使得他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和失败。这位商业大亨涉足的领域有:航天和国防业(空中客车防务及航天公司)、出版业(阿歇特出版公司、巴黎竞赛画报、时尚杂志Elle等等)、电视行业(Tele 7 Jour,法国电视五台La cinq)。如前所述,拉加迪尔是资深的工程领域专家和管理人员,他的行业背景使他获得了商业上的持久成功。即使在其他产业和政治舞台上也会经常面对挫折,但雄厚的资本实力使得拉加迪尔仍然可以在他的另一种激情领域——体育运动里面肆意放纵。

  马特拉公司工作期间,拉加迪尔在他的老板和导师西尔万-弗卢瓦拉(Sylvain Floirat)的指导下合并了几家公司,这些公司将会在他们的保护伞下运营,这其中就包括汽车制造商勒内-邦内特(René Bonnet)公司。他们很快就利用了邦内特的专业知识,并开始了标志性的跑车商业化生产。当然,这些跑车设计时具有典型的法国风格。

  到20世纪60年代中期,拉加迪尔还涉足到了三级方程式赛车和二级方程式赛车竞赛领域。1968年,他进入了一级方程式赛车的迷人世界。就在此一年之后,他们的车手杰基-斯图沃特和马特拉-福特(Matra-Ford)车队加冕了车手及车队的世界冠军。

  几年后,为了专注于耐力跑车领域,拉加迪尔的公司退出了F1赛事。他们作为引擎的赞助商,参与耐力跑车这项运动一直持续到了1982年。也许意料之中的是,他们在耐力赛车运动上也立刻获得了成功。从1972年到1974年,拉加迪尔的马特拉-西姆卡(Matra-Simca)MS670赛车连续3年夺得了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冠军。1973和74年,他们还夺得了这个领域的世界冠军。

  显然,如果拉加迪尔喜欢四个轮子的赛车,他或许还将喜欢四条腿的动物品种。拉加迪尔在法国购买了杜伊利(d’Ouilly)种马场,他很快就成为了法国纯种赛马的领先饲养者。他的骏马在世界各地都很出名,它们身上有着标志性的粉灰色,在隆尚赛场举行的凯旋门大赛(Prix de l’Arc de Triomphe)等著名赛事上这些骏马屡屡摘得桂冠。

  2002年,为了表彰拉加迪尔在赛马领域的贡献,隆尚赛场的2岁赛马组冠军赛由原来的“大绕圈赛(Grand Critérium)”更名为“让-吕克-拉加迪尔大奖赛”。拉加迪尔参与这项运动已经超过20年,这是人们对他在赛马运动领域做出巨大贡献的一种肯定。

  在他的商业、政治或体育生活领域,拉加迪尔也曾遭受过很多的挫折,但他对自己真正坚信的事业从未退缩过。在一番风雨后,他总是能够更加强势地反杀回来。在赛道上和跑马场的辉煌胜利让拉加迪尔相信他可以再赌一把并赢得胜利,他要涉足的这项新领域就是足球。

  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巴黎竞技俱乐部(Racing Club Paris)的巅峰时刻肯定是早已过去了。上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是巴黎竞技俱乐部的鼎盛时期,他们赢得过一次法国联赛冠军和五次法国杯冠军,但随后的财政问题使得他们多次降级。

  然而,拉加迪尔并没有看到什么问题,他只看到了机会。当时,他刚刚在媒体行业进行了自己的新投资,而法国电视台也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了足球的赞助和报道当中。他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一位公众人物,尤其是在自己的名声还未打响的时候,他必须带来一些疯狂的冒险以登上媒体的头条。这位工业巨头的这种策略在F1赛车等跑车竞赛领域发挥过重要作用,现在有了巴黎竞技俱乐部,他将期望能够在足坛完成自己的“三牌赌皇后(在三张暗牌中猜出Q牌)”戏法。

  巴黎竞技俱乐部当时深深地埋藏在巴黎圣日耳曼的阴影下。尽管在1970年才成立并经历了不太顺利的开创时期,但巴黎圣日耳曼占领了这个城市的首要地点——王子公园球场。 1982年,巴黎圣日耳曼队赢得了自己的第一座联赛冠军奖杯。同一年,拉加迪尔也成为了位于科隆布区(Colombes)的巴黎竞技俱乐部老板。为了组建一支可以匹敌巴黎圣日耳曼的球队,拉加迪尔决定合并巴黎FC俱乐部。颇为讽刺的是,巴黎FC在巴黎圣日耳曼充满不确定性的初创时期也曾经是他们合并计划的一部分,但在1972年巴黎FC重新恢复了自己的身份。

  1983-84赛季,拉加迪尔入主后的第二年就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结果:他们新合并的球队成功升级到了法甲联赛。在来到欧洲足坛的第一个赛季,阿尔及利亚世界杯球星拉巴赫-马杰尔(Rabah Madjer)凭借自己的进球为球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升级重组后,巴黎竞技俱乐部将成为法国足坛最顶级俱乐部集团的一员。巴黎FC被强制性地降入第四级联赛,这也就意味着——作为那些人推进自己野心的工具,巴黎FC再一次被人利用完之后即遭抛弃。

  为了实现这些抱负,拉加迪尔深知这将付出巨大的代价,但他的赛车参赛经验告诉他:这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如果要做到最好,你必须也要买最好的。他很快开启了对球队的疯狂投资,在此之前欧洲足坛这种短时期大规模投资还很少见。他的目标很明确:迅速将规模小但历史悠久的巴黎竞技足球俱乐部提升到媲美欧洲传统豪门的水平。拉加迪尔所信奉的这种金元足球投资哲学不乏信徒。皇家马德里长期任职的主席弗洛伦蒂诺是当今足坛银行战舰的缔造者,他同样是这种哲学的信奉者。

  毫无疑问,马特拉公司会为拉加迪尔的这个足球冒险提供资金。拉加迪尔希望首先效仿、然后超越那些由大财团掌控的传统足球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包括荷兰的埃因霍温(飞利浦集团)、意大利的尤文图斯(菲亚特集团)和德国的勒沃库森(拜尔集团)等等。当时拉加迪尔的企业正在获得着可观的利润,他相信足球不仅意味着娱乐,也意味着法郎。

  尽管球队也搬迁到了王子公园球场(与巴黎圣日耳曼队共享),但他们在法甲联赛中仅仅呆了一个赛季。老板拉加迪尔显然不会容忍这种丢脸的行为,进一步的引援行动即将到来——多产的刚果前锋尤金-卡邦戈(Eugene Kabongo)和更为重要的法国国脚后卫马克西姆-博西斯(Maxime Bossis)等人来到了球队。

  引援计划奏效了,巴黎竞技立刻回到了法甲,而拉加迪尔也决定球队不能再次立刻就在法甲中遭遇降级。在1986年的那个夏天,带领球队升级的主帅勒内-奥斯(René Hauss)终于配备齐了他所需要的那些球员,他的球队被期望在国内和欧洲的舞台上产生重大的影响。

  如果你是世界上最优秀球员的经纪人或谈判代表,当你听说巴黎方面的兴趣时,你的第一反应将是“这家俱乐部一定是巴黎圣日耳曼。”虽然巴黎圣日耳曼当时的地位不像今天一样是法国最领先俱乐部(这得益于一家富有的卡塔尔投资集团的支持),但它无疑是一个有吸引力的选择:那里能赚大钱,有好吃的美食,优秀的文化、艺术等等,这些极具诱惑力。

  相对于当时硬挤入王子公园球场上的巴黎竞技队来说,巴黎圣日耳曼相对知名度更高,在说服顶级球员加盟之时也更有说服力。然而,拉加迪尔深知自己想要什么,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如何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在商界的辉煌记录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被巴黎竞技的目标抑或是他们所提供的薪酬计划规模所吸引,乌拉圭球星鲁本-帕斯(Ruben Paz )、恩佐-弗朗西斯科利(Enzo Francescoli)和西德中场组织者皮埃尔-利特巴尔斯基(Pierre Littbarski)以及另一名法国顶级中场球员路易斯-费尔南德斯(从竞争对手和冠军巴黎圣日耳曼那里抢过来)纷纷到来。他们组成的前场四人组以“Le Carré Magique”(魔力方阵)的称号著称。

  (巴黎竞技的三位球星利特巴尔斯基(左)、费尔南德斯(中)和弗朗西斯科利(右))

  纸面实力上来看,巴黎竞技队已经拥有了挑战冠军的武器。然而,这个赛季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顺利,凭借弗朗西斯科利打入的一粒粒进球,球队最终费力地位列联赛第13名。相对于欧战资格区,他们似乎距离降级区更近。

  拉加迪尔再一次把自己卷入其中,他既不想看到自己的信仰受到动摇,也不想看到自己的金钱白白浪费。首先,他采取了大胆的改革步骤——重新命名俱乐部。他将巴黎竞技改名为马特拉竞技,马特拉公司是俱乐部的主要所有者。这个改名的举动之前他在运营赛车车队时就曾用到过,只不过这次变成了职业足球俱乐部。在职业足球这件有钱人的荒唐事里,马特拉公司投资了大量的资金,俱乐部的新名称只不过算是一种对老板投资的广告回报而已。

  拉加迪尔相信自己已经买下了赢得冠军所需的优秀球员,于是他又就去引诱了一位拥有足够声誉且能够带领球员们走向成功的主教练。1986-87赛季,阿图尔-豪尔赫(Artur Jorge)带领不被看好的波尔图队在欧冠决赛中战胜了德甲巨人拜仁慕尼黑。一时间,他成为了欧洲最受欢迎的主教练之一。拉加迪尔也被豪尔赫的表现所折服,他在1987年聘请了这位葡萄牙教头。

  豪尔赫的鼻子下方挂有浓浓的一堆黑色胡子,这是他外貌最显著的一个特征。他执教马特拉竞技的第一个赛季球队成绩有所改善,但他们仍然远远没有跟上最终的冠军——摩纳哥队(当时的摩纳哥队由年轻而专业的主帅温格所带领)的步伐。他们收获了太多的平局,长期缺少进球阻碍了球队前进的脚步。不过在大亨间的另一场竞争中,拉加迪尔算是和塔皮打了个平手,马赛队和马特拉竞技积分相同,马赛仅仅依靠净胜球的优势排在巴黎球队前面位列第六位。

  正如之前他在赛车运动中所证明的那样,即使成功即将到来,拉加迪尔还是经常会从自己的体育项目中撤资并离开。相对于其他绝大多数的消遣来说,马特拉竞技俱乐部已经占据了他太多时间,拉加迪尔的耐心开始慢慢地消失了。

  利特巴尔斯基这时早就已经离开了,但其他价格昂贵的新援仍然在球队里。这时球队中还有荷兰国脚索尼-希罗伊(Sonny Silooy)、法国后卫贝尔纳-卡索尼(Bernard Casoni)、门将帕斯卡-奥尔梅拉(Pascal Olmeta)和年轻的天才边锋大卫-吉诺拉(David Ginola)为代表的一大批球员。他们全都期待着自己能有一个发挥自己天赋的舞台。

  到了这个时候,塔皮在韦洛德罗姆球场的革命已经在很好地进行了,他的球队与马特拉竞技的浅尝辄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马赛在1989-90赛季的联赛中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赢得了联赛和法国杯的双冠王。相反,马特拉竞技的这个赛季只有一场场惨败,他们仅仅只是因净负球更少排在了斯特拉斯堡队前面,从而避免了降级的厄运。

  在经历了八年的赞助(包括1987年的队名变化)之后,马特拉公司和拉加迪尔已经在足球领域呆够了。他们已经投入了大约3亿法郎(约折合为现在的4600万欧元),他们没有意识到继续“在坏的情况下扔好钱”的意义。马特拉竞技队如果继续在王子公园球场那空荡荡的看台前踢球,他们将无法回收用于球员和管理层的支出。

  总之言之,除了一个法甲第七名的成绩之外,马特拉公司没有在足球中获得任何东西,他们银行账户上的损失和在球场上所遭受的损失一样严重。他们随后的决定立即被证明是正确的:在退出球队的消息公布之后,马特拉公司的股价上涨了5%。

  结语:梦想破碎后巴黎竞技长期混迹于低级联赛,拉加迪尔在足球方面全面输给了塔皮

  拉加迪尔退出后,这支球队又改名为原来的巴黎竞技俱乐部,而他们所签约的球星也逐渐离开了。那些在好时光中来到俱乐部的球星纷纷开始去寻找更好的环境,比如恩佐-弗朗西斯科利离开球队后就去了南海岸,他反而在塔皮的马赛队收获了自己的一枚法甲冠军奖牌。

  1989-90赛季,巴黎竞技队很自然地从法甲降级,这给拉加迪尔伟大足球计划的棺材上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即使球队最终打入了法国杯的决赛(最终他们输给了拥有坎通纳和布兰科的蒙彼利埃队),这也不会让人们的沮丧有所减退。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巴黎竞技队又降到了业余级别联赛,然后就定格在了那个水平。从那时起到现在,他们又换了许多不同的俱乐部名称(现在的名称是法国科隆布92竞技俱乐部Racing Club de France Colombes 92)。

  另一边,法国足球的另一项伟大而浮华的项目——马赛队一直不断地在赛场上赢得胜利,这相当于给马特拉公司的主要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塔皮的钞票组建了现代足坛最为著名的一支球队,许多马赛球星的名字都家喻户晓,他们将继续赢得更多的法甲冠军并最终加冕欧洲。

  虽然最终的结局同样令人失望,虽然在追逐荣誉的过程中花了很多的钱,但塔皮先生完全有可能认为——以一种让拉加迪尔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方式体验足球的巅峰,这只是一种小小的代价。





更多北京赛车pk10赛事新闻
【责任编辑:北京赛车pk10】
最新文章

北京赛车热图
热门文章 更多>>